漠河縣 - 20060601




一下子多出很多時間可以專心寫明信片

昨晚到了漠河縣
算是這中國極北之地的縣城
黑夜依然健在
可能還是不夠北吧

受到不少的"關照"
連安全局今天都出現了

現在正進入防火期
到處走動對他們而言都是隱憂吧

於是, 我選擇了休息再出發

200606011118 于漠河縣人民檢察院
p.s. 給那些添了麻煩的人一句抱歉, & 謝謝



在 2006 年 05 月 30 日 21 點 54 分由哈爾濱開出
歷經 21 小時, 停靠 37 個站點後,
在 2006 年 05 月 31 日的 18:30 抵達終點站漠河縣城

漠河縣城是內地火車行駛能到達的最北一個站點
約落在北緯 53 度上

其實當天我很早就到哈爾濱
在火車站售票口前徘徊了很久
最後終於鼓起勇氣去問火車公安

"請問一下火車軟臥安全嗎? 你們的印象中, 軟臥包廂內出事的機會有多大?", 我小心翼翼的問那個公安

火車公安瞪大眼睛, 用一種不可以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就像在看一個外星人一樣
"你問這個幹嘛?", 換他問我了..
於是, 我把朋友告訴我的, 軟臥是包廂, 你不能選擇乘客
所以, 在裡面風險很高, 因為乘務員或是隨車巡警都不能進包廂巡邏
一但你在包廂內遇到壞人就慘了
更可怕的, 有可能其他三個室友是同夥來打劫你的..
而硬臥是上中下三舖, 屬於 Open Space 的
誰在搞鬼都一清二楚

但我卻想睡軟臥 .. :( 

因為, 這樣我的行李可以放在床下, 不用耽心遺失
在以往搭硬臥的經驗, 因為害怕行李被幹走
我都是抱著行李睡覺的

他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光看我
原來, 他真的遇到外星人了

"你在開什麼玩笑? 全中國火車安全最高的就是軟臥..
軟臥包廂有自己的門, 你可以把包廂門上鎖起來睡覺
東西一定不會掉的..
你以為軟臥一張票多少錢? 三個人打劫你一個?
誰會用這麼高的代價來打劫? 誰知道那個位子有人沒有人?
還是會坐了誰?" 他幾乎是歇斯底里的一口氣講完
接下來, 他又丟了一句話給我..

"你們是不是天下無賊看太多了阿?" 

我又好氣又好笑...
但也不再考慮了, 就去買了張軟臥的票

等我排隊買到票走出售票大廳
我跟那公安點個頭致意
我幾乎可以確定, 他一定認為他今天遇到外星人了
因為他的眼神是這樣說的

其實, 過去在大陸一個人背著包包PaPaGo的這些日子裡
我遇到不少人, 聊了不少天
看到不少報導

我常常覺得
"台灣在妖魔化大陸",
但同樣的,
"大陸也在妖魔化台灣"


這其實只是一張平凡無奇的火車票由哈爾濱開出的第 N41 次火車前往漠河軟臥下舖
(等同於飛機的頭等艙? 哈哈, 也許這樣會講比較Happy一點..)
火車票被室友要走拿去報銷公款, 在給他之前, 我拍了一張照片下來
Image 

這是我即將搭上的那班 N41 火車. 在這裡的軟臥票有專屬候車室跟通道上車
Image

一上火車, 找到我的包廂後我傻了眼, 整個包廂擠滿了人而且煙霧裊繞,
搞了半天是一堆人跑來我這個包廂抽煙
我氣不過, 把行李一丟就跑去找乘務員

"軟臥包廂可以抽煙嗎?" 我撇頭就問, 口氣很明顯不太爽
"當然不行!", 乘務員想都不想就回答我.
"那我那間包廂一堆人在抽煙, 那咋辦?", 我打蛇隨棍上的問
"在那?! 帶我去.."

於是我就領著乘務員打算去看戲
結果包廂門一打開, 換我傻眼了..
"呦, 是你們阿? 又出差要回去漠河了阿? 沒事沒事, 打個招呼而已, 好好休息阿.."

我有種很強烈的感覺, 我被耍了..
原來這些人都是串通好來欺負我的.... :hurt:

於是我只好一個人乖乖的在角落, 抱著行李坐好

車開沒多久, 他們就散了
只留下兩個人在整理東西, 跟盥洗
這兩位才是我的室友, 其他都是來串門子的

沒多久他們開始聊天了, 我一個人拿起書看自己的
突然他們注意到我的存在
"小兄弟打算上那去了?" 睡上舖那傢伙開口問我
"漠河", 我的回答冷冷的, 應該可以感覺得到我還是不太爽
"上漠河幹嘛?", 他接著問
"旅遊阿, 不然還能幹嘛?", 我回答的理所當然
"耶, 那你運氣不錯, 來來來, 我幫你介紹一下, 這位是漠河的旅遊局常彬常局長", 他很開心的說著

反倒是我下巴差點掉下來, 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

"那.. 您是?", 我好不容易擠出這一句話
"我? 我是海關國家檢驗局的副局長, 我姓王", 他還是興高采烈的像在串場跑龍套的

這下子我下巴真的差不多整個掉下來了..

加格達奇, 大興安嶺範圍內最大的都市. 雖然地理位置位在內蒙古自治區內, 但行政歸黑龍江省管轄.
這有很奇怪的政治背景在支撐這樣的架構, 也因此每年黑龍江省要付出一千萬人民幣左右的地租給內蒙.
Image 

剛被大火侵襲過的大興安嶺, 在防火期去大興安嶺要特別注意
Image

過了加格達奇沒多久, 有人來我們的包廂敲門
原來是昨晚窩在這裡抽煙的那些人
就是一連串的過往迎來的對話..
然後他們兩個就被 invite 到隔壁的餐車去吃午餐
我則一起被他抓過去了

一張桌子可以坐五個人
除了我之外, 他們四個人熟稔的不得了
後來王副局長介紹說, 其中一個是漠河縣人大常委副主任
另外一個則是福建來的鄭老闆, 他在漠河開了很大的一家木材工廠
同時也是漠河縣的人大常委..

我突然覺得我的下巴乾脆不用推回去了..

就這樣, 我在火車餐車上吃了一頓官味十足的午餐

從包廂外頭往裡拍, 兩位是我的同車室友, 在我拿出 Sony C1 出來時用時, 常局長則拿出他的 Sony Vaio TX27C....
Image 

瓦拉干站, 沿途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小小的火車站點
Image 

盤古站, 每個車站的相似度都達 90% 以上, 哈!
Image 

我的同車室友們, 左邊那個是漠河縣旅遊局長, 右邊那個是漠河縣海關國檢局副局長.
Image 

在火車旅程當中的清醒時間裡
我都是跟常局長在聊一些關於旅遊的所見所聞
身為旅遊局長, 他全世界 PaPaGo 的經驗當然跟我這種背包族不同
而王副局長大部份時間都在一旁靜靜的聽我們交流

後來, 常局長躺下來睡午覺
王副局長開口跟我講話
"小兄弟, 我覺得你的文化水平挺不錯的..", 他這樣誇我,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瞞你說, 這次我到哈爾濱是去考試的"

其實不難想像他的壓力有多大
他在這樣的位置, 在辦公室只要拿書出來念,
就會被同事取笑說, "你都多大年紀了, 還念啥書.."
於是, 他連考試都是偷偷一個人跑去哈爾濱

他想問我英文該怎麼念, 說著說著
他爬到上舖, 從行李之中撈出一本文法書給我看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念這文法書, 念一念打擊挺大的..", 他拿著書, 看著我這樣娓娓道來

你應該不難想像我有多 shock,
hmmm
應該說也覺得挺有趣的

我把那本書拿來翻了一下
是阿, 要是我看到這樣的文法書, 我肯定也會想睡覺
每個範例 Reading 都有兩頁以上, 等看完都頭昏腦漲了
怎麼可能還有興趣去看文法是怎麼一回事?

我簡單的告訴他我對英文的看法
嘗試先建立起他的自信心
那種破壞自信心的文章請先擺一旁
而且, 如果學了半天的英文跟生活沒有關連
那英文永遠是英文, 你永遠是你
然後, 很快你也會跟它說 bye bye 的

耶.. 沒想到我這一篇理論(or 胡說八道?!)
換來如此崇拜的眼光 :P

於是, 我一下火車就被國檢局的給請走了
搭他們的公務車去酒店(酒店則是常局長幫我訂的) check in
然後就是到餐館接風洗塵

這是從我住的人民檢察院招待所(常局長幫我訂的)窗外看出去的夜景,
那邊的夜晚很冷清, 幾乎什麼活動都沒有, 在十點左右會會關掉大部份的路燈
不過, 我的重點是漠河村
我必須在縣城轉巴士, 再花一個半小才能上真正的中國極北之處
Image 



每次去旅遊, 除非要去看日出, 或是趕那可能一個星期只有一班的火車,
(不要懷疑, 大陸有些火車 or 班機是一個星期只有一班的, 錯過了, 就下星期請早)
否則我都習慣睡到自然醒

我一直睡到九點多才醒
盥洗之後背著相機到櫃台去問他們這縣城有那個地方有趣
反正是下午三點半的班車, 有的是時間可以到處轉轉
只是他們的答案也不出我意料
漠河縣城本身就不是個觀光區, 所以, 對他們在這邊住了 20 幾年的人
是不會覺得那裡有什麼特別的
不過剛好前一天是端午節, 櫃台的小姐倒告訴我大河前天挺熱鬧的
可以過去看看是不是還有東西可以看

於是我就信步走出酒店開始今天早上一個人的 City Tour ..

1987 年的 5 月 6日, 大興安嶺的那場大火燒了近一個月
這個位處大興安嶺內的縣城基本上也是燒的差不多
所以, 看不到什麼老建築, 因緊鄰俄羅斯, 新建築帶有濃郁的歐風
Image

而這一小片樟子松, 是當年僥倖逃過一劫的, 現在當地政府把它們圈起來, 取名叫松苑,
在大興安嶺想要看百年老松, 這大概是最近的, 不過, 在兩日後我再次拜訪這裡, 又一段小插曲發生
Image

這個火災紀念館大概是縣城比較著名的景點, 紀錄著當年大火的慘烈, 可惜我來的不是時候, 剛好碰到整修
Image

我就這樣一路問下去, 問大河在那裡
我發現越走越荒涼
慢慢, 眼前的景象, 讓人感覺走進了另一個世界
Image

其實前一天晚上就已經聽說漠河縣城現在正在戒嚴戰備
只是對象是這老天爺
大興安嶺這場火災感覺並沒有被控制住
整個漠河縣城灰濛濛的, 彷彿永遠不會天亮
整個城裡的女人只要沒有要緊大事的通通出來巡邏
看見陌生人就查證件, 搜包搜身
看見有人在室外抽煙就直接抓去關
在這種情況下, 我這一個背著相機包的外地人特別醒目
感覺到很多人在注視著我

其中有三個女人好像在盯著我, 後來她們跟上來
就在我問路的時候, 有人跟我說, "嘿, 她們在叫你.."
等她們走進, 我才注意到她們的制服, 原來是公安

"麻煩一下證件拿出來, 你來這裡幹什麼?", 她們不懷好意的問我
我把台胞證丟給她們去登記, 表明我只是來旅遊的, 現在在找大河
"你口袋那是什麼東西, 我看一下", 他們盯著我口袋股股的地方
我只好把手機掏出來給他們看, 證明我沒私藏煙火
"這裡現在不太安寧, 你回酒店休息吧, 不要在外頭閒逛", 這是他們給我的建議
隨即, 她們就開始對其他人安排工作
這裡屬於貧民區, 也算是刁民吧, 在她們眼中
所以, 在這當口, 他們直接把電源給切斷
然後隨時去查房, 看他們有沒有使用會造成火災的違禁品

原本有一個小姑娘要帶我去大河
在三個公安盯梢下, 她跟我指一下路就回頭去查哨去了

端午節在那邊的習俗跟沿海不太一樣
家家戶戶會在門口掛起葫蘆
Image

我到了大河之後, 才發現這只不過是一條小溪
有點小失望, 不過, 不難想像這種感覺
在中國內地, 很多人終其一生沒見過真正的大海
這讓我想起我曾經在內蒙古的草原上,
在一個水庫前面要一個問我"大海長的什麼樣子?"蒙族姑娘蹲下去望著無際的水面
讓她想像大海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她去搖頭回答我, "我感覺不到大海的樣子"
Image

我只好往回走, 一上到堤防沒多久
有一輛三菱的 Pajero 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走下一高一胖的男人, 其中那個胖的往我肩膀一拍,
"兄弟, 你在這裡幹什麼?!", 那種口氣不是很友善
"沒阿, 我只是到大河看一看", 我放下我的相機, 看了他一下, 很老實的回答
"你的證件給我抄一下", 換另外一個高個兒的開口了
"剛剛公安抄過了阿..", 我開始覺得他們真的很煩
"我要再抄一次不行嗎?", 顯然他也有點不耐煩了
在別人的地盤上, 我還是乖一點, 就乖乖的把台胞證拿給他

"你什麼時候來漠河的? 誰讓你來這邊逛的? 你住那裡?...", 那胖子丟了一堆問題給我, 他看起來極度不高興..

"我是昨天晚上的火車到漠河的... 住進人民檢察院招待所.
我只是一個人想過來看看, 剛好他們說大河這邊可能可以看看,
就過來了. 我要搭下午的班車上漠河村.."
, 我一一回答他的問題

"你為什麼不搭一早的班車上去? 這邊你不能來你不知道嗎?
你難道不知道你在漠河你只能住漠河賓館?
誰讓你去住人民檢察院招待所的?"
, 他看起來已經不爽到極點了

我告訴他, 我的酒店是常局長訂的, 我在火車上遇到常局長,
還有海關的王副局長, 等一下王副局長要送我去搭車...

我覺得他好像聽傻了, 他開始自言自語, "xx回來了? 啥時候的事.." (xx 是王副局長的名字)
然後他拿起電話, 直接撥給王副局長..
"喂, xx阿, 你什麼時候回來了的阿? ...
對了, 你在火車上是不是有遇到一個台灣人阿?....."
, 他開始問, 我頭上則冒出三條線了

"你們是那個單位的?", 我偷偷問了高個兒的, 在他把台胞證還我時
"你應該知道我們是那個單位的.", 他的答案也很簡單..

那胖子講完電話, 轉頭開始瞪我..
"我有沒有給王副局長惹上麻煩..", 我小心翼翼的問他
"你沒有給他惹上麻煩, 你可給我惹上麻煩了 !", 我可以肯定他真的非常不爽了

他開始說明, 漠河村是整個對觀光客開放, 但縣城只開放市中心那區塊
基本上我是不被允許往這裡跑的
再說, 我是台胞, 只能住涉外酒店, 而在漠河縣, 就一個涉外酒店 - 漠河賓館
我住到人民檢查院招待所去也是不合規定的

只是.. 只是.. 我的酒店是旅遊局長幫我訂的, 這大概是他也很傷腦筋的部份

他要我馬上回酒店去, 我正準備走回去時..
"唉, 算了算了, 我送你回酒店好了, 免得再出狀況..", 他開始變的無耐了

我就這樣被兩個特務給載回酒店..

他們跟著我進酒店, 剛踏進Lobby, 那胖子就開吆喝
"你們經理在那裡? 給我出來..", 他的嗓門是很大的

"我就是, 怎了? ", 那經理也不走出櫃台, 就冷冷的回答

"這裡沒你的事, 你回房間去休息吧.", 我在一旁等著看發生啥事, 沒想到那胖子轉頭把我轟上去

我只好回房間休息, 覺得時間過的好慢, 我撐不太下去, 半小時候我就再下樓了
耶, 那兩個人走了

"不好意思, 我有沒有替你們惹上麻煩?", 我小心的把頭探進櫃台問了一下
感覺, 我已經 totally 變成一個 trouble maker 了

"沒事, 沒事, 你就住, 別理他..", 那經理很霸氣的回答我, 彷彿剛打了一場勝仗

真的沒事? 或許他們的上司是旅遊局, 我又是旅遊局長的客人..他們當然得小心照顧
至於那些國安單位的人, 他們懶得理他吧

大概今天早上那都別去了, 乾脆去隔壁郵局買明信片好了
我一走出酒店門口, 怪怪, 那兩個人又走回來..

"兄弟, 你剛剛帶著相機吧? 我想看一下你剛剛拍的照片..", 那胖子攔住了我

我只好乖乖的又回房間, 把數位相機開機給他們看..

"咦? 都是一些風俗及風景照片嘛..", 他好像覺得不可思議
"我本來就喜歡拍各地的風景民情阿..", 我反而覺得他很奇怪

"那就不用洗掉了..", 他們兩個自顧自話, 根本不管那照片是我的..

"你趕緊上漠河村吧, 沒事不要在縣城溜", 他們如斯交待完之後就很滿意的就走了

我後來就在酒店寫明信片, 等王副局長過來
不到兩點, 海關國檢局的大隊人馬就來我房間

"王大哥, 剛剛那通電話, 有給您惹上麻煩嗎?", 我趕緊問他..
"那通電話? 喔, 那個喔, 別理他, 我還沒搞清楚打電話給我的是誰..", 他漫不在乎的回答我

官場文化真的頗難理解.......

時間差不多時, 他們就帶我去車站, 路上,
看到一堆人駐足, 原來昨晚這裡又燒掉了一棟房子
Image

順利搭上班車, 沿途都是樹林, 還有看守森林的人
很多道路都被封鎖, 嚴格管制進出, 為的就是防範森林火災

突然下起了一場大雨, 看來, 這場興安大火得救了

差不都一個半小時後就到了漠河村, 下車之後司機問我要去那裡住宿
我說常局長已經幫我安排好了, 他們就沒多說什麼

我就順著路去三號家庭賓館, 那是常局長推薦的
只是, 很不幸的, 溜了一群打火官兵窩在裡頭, 沒空床位
我只好背著行李又走回車站

其實在還沒下車時, 我就撇見路上有一家財稅賓館
在猜, 賓館的等級應該比招待所 or 民宿好一點
憑著記憶走到門口, 發現大門深鎖
不死心的還是拍了大門, 問有沒有人在
後來, 從側門出來一個穿著公務服的中年女子, 問我有啥事
我告知來意後, 她說賓館現在正在整修, 以迎接即將到來的夏至節
這個賓館一年也大概只營業夏至前後的那幾天

不過, 好心的她, 還是幫我呼喊了對面的五號家庭賓館的老闆娘過來
交待她安頓我.. 我就提著行李進去看了一下
商量好一個房間, 另一個床位不可以再安排人進來
帶衛浴, 要洗澡(如果不打算洗澡可以便宜一點, 因為電價高), 一天一百
我知道這個價格遠高於這個季節的行情(行情約在 30 元一個床位)
但我覺得還是可以接受, 再則屋子挺乾淨的
我就付了兩百元/兩天的錢

後來我才知道, 這裡每天只有晚上七點到十一點有供電
其他時間是沒有電的,
而且, 是透過柴油發電機發電的
所以, 村子裡有沒有電, 用聽的就知道 :P

跟房東聊了一下, 原來在這裡, 極光也是不容易見的
一年可能就這麼一兩次, 所以, 可遇不可求, 全靠緣份
房東告訴我, 這裡現在差不多十點左右天全黑, 三點多就天亮了
日夜溫差約在攝氏卅度左右,
再過一陣子到了夏至, 十一點多天黑沒多久就準備天亮了
黑夜大概就只剩一個小時左右

而房東很 nice 的告訴我, 門外的腳踏車如果需要的話自己騎走
於是, 我可以更自在的在村子裡爬爬騎

在這個村子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那最北之家, 還有那塊"神州北極"的石碑
Image

因應夏至節的到來, 這裡變成一個大工地
按照規劃, 這裡會變成一個圓形廣場
這塊近代的大石頭就會變成廣場的頂點
Image

石碑的後面就是黑龍江, 跨過這條江, 就是俄羅斯
Image

沿著濱河大道往北一直走下去, 就可以到到中國最北之家
這是中國境內最北的一個點, 聽說是有官方認證過的
是一個民宿, 這個民宿的面積大小也隨著知名度的提高而不斷增加
Image

我在這邊待了一下, 一直被蚊子咬的很慘
反倒在五號家庭賓館那邊沒被蚊子咬過
我也問過了, 最北之家早就沒有空床位了

正在我打算離開時, 有個男生來跟我搭訕
問我來這邊的感覺, 還有打算待幾天
我說我剛到, 想等看看有沒有機會看到極光, 應該會待個兩天吧
我禮貌性的反問他, "你勒?來幾天了?有沒有看到極光?"
"我已經來了兩天了, 再待個幾天就可以回去了", 他簡單的回答我
我一直以為他是跟那些打火官兵一樣來這邊忙裡偷閒的
"你跟常局長很熟阿?", 他突然這樣問我, 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還好啦.. 我是在來的火車上跟他一個包房, 聊了一下", 我開始警覺他是上頭交待來盯我的..
不過, 反正我只是來旅遊的, 他愛盯就盯吧

我打定不管他之後, 繼續騎腳踏車轉
這裡的農田挺原始的感覺
Image

除了房子是以木造為主之外, 連路標也是
Image

除了進村子那條主幹道, 還有一直延伸到石碑周遭所謂的市中心外
村子的道路還是以這種石頭路為主
Image

號稱在聖母峰頂都可以收到手機訊號的中國移動
在這個地方跟中國聯通也建造了如大怪獸般的基地台
這樣的組合, 讓我覺得十分的不搭調
Image 

人民公安的建築也是另外一個大怪獸
Image 

趁晚上還有電的時候, 拍了張屋內的感覺
這個房間沒有燒炕頭, 新式的炕頭在隔壁房
Image

原本晚上要摸黑出去看看有沒有極光
一場大雨打壞了所有的計畫, 於是, 等十一點一到
全部燈光都熄滅之後, 看了一下子閃電我就入睡了

晃晃 mini How-To

從維基百科內得到如下之資料:
漠河縣是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下轄的一個縣。是中國最北邊的縣。
面積18367平方千米,人口8萬。郵政編碼165300。縣人民政府駐西林吉鎮。
該縣的北極村是中國大陸境內最北的村鎮,目前只有一戶人家。冬季平均氣溫在零下40度以下。

只是, 這些資料顯然跟我見到的有若干差距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中國 China 黑龍江 漠河村 北極村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896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驗證碼(*): 驗證碼圖片 選 項:
頭 像:
內 容(*):
  • 粗體
  • 斜體
  • 底線
  • 插入圖片
  • 超連結
  • 電子郵件
  • 插入引用